您所在的位置:烂泥信息门户网>财经>人身险评估利率下调的深意

人身险评估利率下调的深意

2019-11-25 18:36:22
306

吴家伦/温,本报实习记者

8月30日,中国保监会发布《关于完善寿险行业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形成机制及调整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为进一步完善寿险行业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形成机制,中国保监会决定调整部分寿险产品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形成与市场利率挂钩的法定准备金评估利率。通过降低行业利差损风险,防范人身保险市场系统性风险,促进人身保险行业高质量发展。

一旦宣布,它立即成为市场的焦点。特别是,某些类型保险的评估利率水平的调整在保险业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通知称,对于2013年8月5日或之后发行的普通养老金或10年以上的普通长期养老金,责任准备金评估利率上限从年息4.025%和预定利率的较低水平调整到年息3.5%和预定利率的较低水平,其他类型保险的评估利率要求保持不变。那么,这次调整对保险业有什么影响呢?

负债准备金增加1200亿元

事实上,为了应对未来的操作风险和确保财务状况,保险公司需要根据监管当局的要求提取负债,即保险责任准备金。由于这部分准备金是基于未来风险提取的,因此需要对当前准备金进行贴现,贴现的基础是估计未来利率,这被称为评估利率(evaluation interest rate)。评估利率越高,贴现率越低,需要提取的准备金越少。评估利率越低,贴现率越高,需要提取的准备金就越多。因此,在调整评估利率后,保险公司需要为保险产品留出更多的责任准备金。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10年以上的普通养老年金或普通长期年金产品累计保费收入达到2.19万亿元,负债准备金余额达到1.26万亿元,约占负债准备金余额的10%。据估计,此次调整后,寿险行业将需要增加负债准备金1200亿元,占负债准备金余额的1%。

然而,市场不需要太担心1200亿元的准备金增加对保险公司的影响。这一次,所涉及的调整是为了补偿第一代法定准备金,这些准备金仅用于监管审查。除了要求保险公司定期向中国保监会报告外,基本上没有必要在公司实际经营中预留更多法定准备金,只是在未来风险评估中要更加谨慎。另外,法定公积金不属于金融体系,1200亿元的增量准备金没有反映在保险公司的财务主体中,因此不会影响保险公司的利润。

不仅如此,评估利率水平的调整不会影响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和内含价值。目前,适用于保险公司的第二代监督评估体系中影响财务和价值的相关因素主要是合同会计准备金和第二代准备金。合同会计准备金影响保险公司的财务。其评估利率主要指750天移动平均债券收益率曲线。用于计算准备金内涵值的利率为中长期基准的4.5%,而用于计算偿付能力的准备金为第二代准备金。其评估利率类似于合同会计准备金。但是,这种调整是为了补偿第一代法定准备金评估利率,并不影响偿付能力和内含价值的计算。因此,它不会影响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和内含价值。

国泰君安认为,由于本次监管变更仅适用于法定负债准备金,因此不改变会计准备金、偿付能力准备金的计算和内含价值准备金评估利率的计算。因此,它不影响保险公司的利润、偿付能力和内含价值。目前,法定准备金仅通过确认年度股息支付水平对保险公司产生重大影响。然而,由于红利支付评估的利率没有变化,我们认为它对保险公司的现有业务没有实质性影响。

然而,保险公司可能会受到这种产品调整的影响。提高负债准备金评估利率水平的影响将首先体现在保险公司的产品开发、销售策略和定价策略上,这将进一步影响保险公司的业绩。

一般来说,后端准备金评估利率的调整是为了影响和规范前端合理定价。这一次,“负债准备金评估利率上限从4.025%年复利和预定利率的较低水平调整到3.5%年复利和预定利率的较低水平”,这意味着预定利率高于3.5%的普通养老金或10年以上的普通长期年金产品需要经过银行保险监管人员的批准,而不是备案管理,面临更长的流程和更严格的监管审查,使得销售更加困难。

此外,有关人士表示,一般来说,预定利率不能高于评估利率,评估利率的下调也意味着预定利率的下调。这表明,这类保险产品的预定利率也会降低,从而降低它们在金融市场上的竞争力。此次调整后,这类产品的市场表现将直接受到影响。保险公司需要改变产品类型,逐步从财务管理转向长期保险,进一步加大死亡、健康、事故等风险保险产品的开发力度,以缓冲新政策对保费收入的影响。

防范利率下调造成的利率损失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已下调评估利率的普通养老金或10年以上的普通长期养老金,已成为寿险公司在初创初期影响保费规模的最重要产品类型之一。然而,这一调整导致这类保险产品的吸引力下降,这可能会对2020年保险公司的“启动”产生影响。

然而,从2019年的“良好开端”来看,许多保险公司已经开始淡化“良好开端”的概念,积极调整产品结构,注重高价值产品管理。不仅如此,2019年,监管部门还加大了对高预定利率产品的窗口指导,并将对高预定利率产品的审批降低了4.025%,导致2019年“起步”销售额同比下降。因此,预计2020年将较少受到“启动”的影响。

本次评估调整后,后续公司普通养老金和10年以上普通长期养老金新产品的预定利率限制在3.5%,与其他普通人身保险一致。这有效地限制了保险公司为了争夺市场而盲目提高产品的利率水平,从而降低了保险公司的风险,有利于行业的长期稳定发展。监管水平相当于变相稳定相关产品的预定利率,有效防止债务方的无序竞争。

华金证券(Joaquin Securities)表示,评估利率下调后,传导效应将蔓延至预定利率。预计高预定利率的年金产品将逐渐退出市场(预定利率高于评估利率,需要审批),或者部分产品将售罄,但产品结构不会改变,更符合保险公司的投资水平。“开局良好”或受到影响,加上此前对银行保险管理的规定、银行保险渠道或压力,以及法定责任准备金的增加,可能会影响保险公司分红保险的分红水平。然而,这通常有利于该行业的长期发展。

事实上,《通知》颁布后的意义比实际影响更大。此次调整传达了一个信号,即在长期利率下行压力的背景下,监管机构正在有效防范利差损风险。

随着国际国内宏观经济走势,特别是国债收益率的下降,保险资产方面一直承受着持续的压力。一些产品的预期利率与实际投资收益率相差很大,这实际上增加了利差损失的风险。然而,在各类个人保险产品中,普通养老金或10年以上的普通长期年金产品的潜在利差损风险相对较大。因此,中国保监会将降低评估利率,防止利差损风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盛骏认为,在转型和竞争的双重压力下,一些公司可能会通过提高预定利率来降低产品定价的长期年金产品的保费收入,从而在长期利率下降的背景下招致利差损失的风险。此外,由于长期证券和养老金产品的复杂性和长期性,高承诺利率变得更加隐蔽,进一步掩盖了未来可能出现的利差损失和风险。降低负债准备金的评估利率可以增加现有股票业务的负债准备金,应对可能出现的利差损失风险。同时,评估利率将影响定价的预定利率,新产品的预定利率也将在未来降低,从而大大降低增量业务的价差损失风险。防范利差损风险有利于寿险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寿险行业的成本具有“长期性和刚性”的特点。利差损是利率下行周期中最重要的潜在压力。目前,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海外降息是大势所趋。特别是,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下降让保险资产方面一直处于压力之下。一些产品的预期利率与实际投资收益率之间的偏差增加了价差损失的风险。此外,寿险业务因其产品特性而具有相对较长的债务期限,而中国资本市场在资产面品种和期限的深度和广度上相对不足,导致行业期限存在差距,这也增加了业务风险。考虑到行业资产负债期限的差距和复杂的外部经济形势降低利率的潜在压力,监管部门主动降低评估利率,从而限制了预定利率,防止了投资收益下降后利差损失的风险。

国泰君安认为,由于利率下行压力,这将进一步影响保险公司的投资方。如果高利率政策(债务成本)不受限制,由于恶性竞争,该行业可能面临更大的利差损失风险。这一规定将及时降低评估利率,从而引导定价利率下降趋势,从定价源头上控制利率利差损风险,有利于降低行业利率利差损风险,化解金融风险,实现行业稳定运行,有利于行业长期健康发展。

来源:证券网络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吉林快三投注 21点 极速飞艇下注 新疆11选5 上海快3开奖结果

掌握事实 下载新闻手机客户端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