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烂泥信息门户网>财经>中兴系色彩过于浓烈是喜是忧?有方科技冲击科创板交易所质疑

中兴系色彩过于浓烈是喜是忧?有方科技冲击科创板交易所质疑

2019-10-17 07:27:04
117

该公司的创始团队大多来自中兴通讯,这可能吸引了许多投资领域的知名人士。然而,其在供应链中的弱势地位使其难以提高盈利能力,这种状况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

18分钟内,125名亿万富翁。7月22日,揭开面纱的中国科学创新委员会再次成为“财富创造机器”。截至10月8日,科学创新委员会共有33家上市公司。

在许多知名投资者眼中,作为中国第一个实行注册制度的董事会,科技创新董事会的受欢迎程度是可以预料的,也有不少人在公司招股说明书被接受前夕突然成为股东。

例如,深圳友方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方科技)。在美的向科创办提交招股说明书的两个月前,美的部门基金认购了该公司200万股。此外,四年前,格力电气(000651.sz)仍然是知名技术的最大客户。

信息显示,友方科技是物联网接入通信产品和服务的提供商。公司的主要业务是研发、生产(外部处理实现)和销售物联网无线通信模块、物联网无线通信终端和物联网无线通信解决方案。

《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发现,知名技术已经登陆资本市场。2016年2月,该公司在新的第三板上市。两年后,即2018年5月,该公司终止在新的第三板上市和转让。

长期以来,知名技术一直受到风险投资机构的欢迎。许多著名的投资机构,包括全能增长、深度风险投资、昆氏田丽、昆氏创富、红土创业和美的投资,都青睐该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深圳风险投资目前直接持有4.02%的知名技术股份,并通过其红土型企业持有公司1.38%的股份,总持股比例为5.40%;昆氏田丽和昆氏创富实际上都由邓大岳控制,分别持有该知名技术3.30%和2.37%的股份。邓大岳曾在长城证券和建桥证券工作多年,曾任招商证券投资银行总部副总裁。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在汽车联网领域做出了巨大努力,有可能成为好技术的重要客户,通过万达春天安鹏和安鹏风险投资,它还控制了公司5.45%的股份。

此外,2018年8月,骏泉新源以每股15.80元的价格认购了632.9万股知名技术,占公司股份的0.92%。数据显示,君泉新源的最大股东是a股上市公司宝石鸟(002154.sz),持有君泉新源42%的股权。

当然,美容部门的外观更加引人注目。今年3月,该公司进行了第三次增资。美的资本投资3160万元认购公司200万股,认购价格为每股15.80元。增资后,美的持股比例为2.91%。此次增资也被认为是“美的对基金的突然投资”。

仅仅是物联网的广域概念,或者车载智能连接的“人类设置”,就能让美的部门和一群著名的风险投资家如此喜欢这个物联网服务提供商?《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指出,该公司多达26名核心团队成员曾在中兴通讯或其附属公司工作。更确切地说,除了三名独立董事和首席财务官,公司的核心团队都有明显的“中兴标签”。特别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中兴通讯前副总经理王伉,他目前控制着38.26%的知名技术股份。

数据显示,49岁的王伉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微波通信专业,在中国飞机“黑匣子”的发源地陕西省千山电子仪器厂工作。从1998年2月到2009年12月,王伉在中兴通讯工作了11年多。此后,他领导凯思利科技(Keithley Technology)的建立,并从中衍生出一项优秀的技术。可以看出,王伉在创业阶段充分利用了与中兴通讯的个人关系。

上海证券交易所自然会关注这些细节。在最近发给知名科技公司的一封调查信中,有许多关于公司高层管理背景的问题。

高管大多来自中兴背景。

在向科创办提交首次公开募股招股说明书一个多月后,知名科技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的“询价信”。在询价信中,上海证券交易所指出,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王伉在1998年3月至2009年12月期间为中兴通讯工作。自2009年12月以来,以王伉为核心的创业团队一直存在持股行为。同时,发行人的大部分董事、监事和关键技术人员都曾为中兴通讯或其关联公司工作。

对此,上海证券交易所一直在问:“现任公司高管是否是中兴通讯等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他们是否参与相关专利的研发?中兴通讯和其他公司的主要客户或供应商是否与发行人重叠?发行人的现有专利与中兴通讯等公司的专利有关联吗?上述人员是否有实际控制人和其他核心人员将工作成果投入发行人?”

此外,还需要知名技术来补充公司的业务来源和技术来源,无论是来自中兴通讯还是其关联公司,以及是否具有自主创新能力。

对此,一些科技部门回复称,公司核心团队共有26名成员曾在中兴通讯及其相关公司工作和服务。只有田童军同时参与中兴通讯的专利研发工作和公司的专利研发工作。由于中兴通讯的主营业务和公司主营业务大相径庭,双方的主营业务收入来自不同类型的产品和服务,除了供应商集中度高的芯片领域外,公司的主要客户和中兴通讯的主要客户之间没有重叠。

关于两家公司专利之间的相关性,有一方科技解释说,中兴辞职后,该公司的一些核心人员加入了公司,但核心团队自2009年进入公司以来,已经成立了独立的研发部门和研发团队,并在业务发展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他们在业务、人员、机构、财务、资产等方面独立于关联方,完全独立于中兴通讯及其关联公司。截至2019年3月31日,公司共有22项授权专利,均为独立开发,未与任何第三方(包括中兴通讯)进行任何专利相关诉讼或仲裁。

高管大多来自中兴背景。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以下简称报告期),知名技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28亿元、4.99亿元、5.57亿元和1.61亿元,不归母亲的净利润分别达到2000万元、4800万元、3800万元和1400万元。

可以看出,公司的盈利能力并不乐观,但主要原因是发达的技术在供应链中处于弱势地位。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占总营业收入的34.84%、39.68%和61.66%,客户集中度越来越高。2019年第一季度,该公司最大客户哈曼的销售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43.50%,接近50%。

哈曼公司(harman Company)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是一家世界知名的汽车音频供应商,以生产世界首款立体声接收机而闻名,服务于宝马、路虎、奔驰和萨博。

2016年11月,韩国三星集团以80亿美元收购该公司,以收购后者在汽车连接和汽车音响技术方面的解决方案。尽管自2015年以来,优秀技术的前两大客户每年都在变化,但哈曼在三星阵营中的出现通常被认为对前者有利。

当然,有利也有弊,尤其是当大客户变得越来越强大时。行业分析师表示,越是成熟的技术依赖大客户,公司在支付等方面就越被动,从而使公司的应收账款收款时间更长。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的平均收款期分别为90.23天、102.86天和157.21天。

然而,良好的科学技术对采购的依赖性也很高。报告期内,五大优秀科技供应商的采购成本分别占总运营成本的70.66%、73.22%、68.50%和68.03%,年均集中度约为70%。知名技术购买的芯片主要由高通、联发科技、三星等世界知名芯片制造商制造,上游供应商高度集中。由于芯片行业的竞争格局,芯片制造商给下游客户的账户周期较短,供应商的替代性不强,导致知名技术的议价能力较弱。

专业分析师表示,“一旦芯片制造商的销售策略和价格出现大幅波动,将对相关原材料供应和产品成本产生负面影响,从而导致行业内相关公司面临盈利能力下降的风险。毕竟,好技术被夹在上游芯片供应商和下游客户之间,其话语权不强。一旦芯片供应商的供应发生变化,知名技术也会受到影响。”

事实上,这种影响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并导致了高水平的应收账款和存货。报告期内,知名科技公司应收账款继续增加,分别达到10,400元、18,100元、30,600元和29,900元,分别占流动资产的38.95%、52.16%、51.24%和47.60%。

2016年至2018年,知名科技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99、3.50和2.29,存货周转率分别为7.94、8.72和5.23,呈下降趋势。应收账款的回收期限越长,坏账风险越高,而存货的变现速度越慢,价格下跌的风险就越高,这也将导致公司花费更多的管理费用。

同样的风险也反映在公司的现金流中。报告期内,管理良好的科技经营产生的净现金流量分别为-3600万元,-6300万元,-7700万元和0900万元,基本处于净流出状态。

分析师表示,“公司应收账款的回收期分别比应付账款的回收期长30.78天、66.47天和97.79天,差距逐年扩大。由于上下游结算周期不一致,当营业收入增加时,营业应收账款的增加大于营业应付账款的增加,使得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和净利润相差很大。”

(编辑:赵金波)

掌握事实 下载新闻手机客户端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热门搜索: